置顶嘟文

@huaikong 个人以为,主要功能是垂直保障随时限制自由流动、或长期宵禁的圈地生活生态化准备的生存配套。
只要习自己不安,会随时大面积封禁,继续严格限制人口流动。

置顶嘟文

@Tuilindo 个人以为今年以来不让自由流动的原因已经很明显也很简单粗暴了,从统治角度来说一箭三雕:确保登基没有闪失、削减及降低国务院财政管理的经济权力、最后是让奴隶听话。
从人口降低角度,狗腿子是不可能没有预估和准备的。但只要军权和公检法在内的暴力机器权力机构在手,习个人会认为在位期间的人口总量,能控制在“环保”(个人认为习今年初对欧洲的低碳减排承诺这张比较重要的外交名片牌比较重视)和“合理”范围内的。
适度调节人口总量,底层百姓适度的饥饿,对求生欲会大于其他层面的需求,对习会增加一定安全感。中产的焦虑和对乌合之众的进一步认清,从精神到经济上进一步加大了无力感。

所以,大家都知道流动的产生就是活力/生机的恢复,但能国内大流通彻底恢复的前提,就是习的安全感是否足够。

今天又看到几则消息,一个是警察在上海地铁查手机,一个是继美领馆发布提醒后,上海黄浦、普陀区都发出了相关部门要囤物资60天的通知,还有一个是北京高校都要建方舱。这几个事件联系在一起,其实有一脉相承的信息,那就是政府尽管已经非常清楚病毒没有危险,但是却决定要借防疫手段来对社会实行彻底的管控。也就是说,经济已经不放在考虑范围内了,中国的未来,很可能是向伊朗发展。这个趋势跟习胖下不下台关系不大,因为首先,中央已经几乎没有反对派存在,那么胖子被推翻从而路线彻底被颠覆、走回改革派或者开明派的路线,是不可能的。而胖子就算因为身体不行下台,他的继承人也很可能是蔡奇之流一没知识二没眼光、除了宫斗和镇压民众之外没有任何能耐的奴才。这个机器还会继续苟延残喘,这个国家也会一直腐朽烂下去,但因为中国又足够大,内循环也不是不可能,回到清朝也不是不可能,就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的话,祸害的就不止是我们和下一代,甚至是下两三代。
我知道很多象友都在考虑润的问题,但其实,润并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我很感谢海外的朋友的帮助,连这个小站都是靠了他们的力量才存在,也才让我能有一个稍微呼吸一下自由空气、吐露心声的空间,因为我非常感谢在国外的朋友。但对我自己而言,润只是逃跑而已。明白人走得越多,那剩下的抵抗力量就越小。而且中国这么大一个体量的国家摆在世界上,如果它是一个邪恶的国家,它必然也会不断对世界释放出坏的影响。而你作为长着一张中国人面孔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用看待这个国家的有色眼镜来看你,无论是将你作为逃跑者还是作为同流合污者。
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包括很多象友在内,想逃到国外去的其实都是有一定知识和教育背景的人,也就是说,对于我们来说最适合的是做脑力工作,特别是文科的工作,文化知识的生产、运用,而这些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有足够多母语人群的环境才能成立。但是国外并不缺这一类的工作人才,它们缺的是能干体力活的人,开个玩笑说,但从职业能力来说,一个兰州拉面的大师傅比我们还更容易在国外扎下根来。所以你要不就是做体力劳动者,要不就是做边缘性的文科工作,除非你是尖端领域的理科生,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在一个好的、母语的环境里,我们其实很难能够充分实现自己的事业追求。所以去国外其实也是很大的牺牲,因为你无法生活在与你声气相通的环境中。当你看到国外那些人在为争取自己的权利而斗争时候,你会觉得其实你在逃避自己的战斗。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就是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打赢你的敌人。如果完全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而且你在国内面临的是生死存亡的危险,比如纳粹德国和文革时候的中国那样,完全没有生存空间的时候,那是必须逃,没有商量。但是历史其实有无数的岔路口,纳粹并不是必然的,文革也一样,它们都取决于一些极为偶然的因素才变成历史事实,彼时彼地如果有另一种情况实现了,那可能就岔到另一条路上去了。日本思想家丸山真男也曾经说过,从明治维新到太平洋战争,最后到广岛长崎,并不是一条必然的直线,中间有无数的可能性,无数的岔路,但是日本人一次又一次选错了路,一次又一次扼杀或者说放弃了其他选项,到了最后选项越来越少,才变成了一种必然的结果。中国不是必然要变成伊朗或者朝鲜,尽管现在有非常明显的趋势,但也还不是必然,抵抗还是可以存在。如果战斗都不战斗一下就逃亡,不是太没出息了?我不太想说爱国,这个词在国内语境中已经被玷污,国与党捆绑,中国人走出帝制、追求民主自由的一百多年来的奋斗被吸纳到党政意识形态中,以至于失去了它本来应有的荣光,反倒是在看那些经历过民国又寄身港台的知识分子留下的作品,能够体会到这个传统。但要复活这个传统,今天的土壤已经极为稀薄了。另一方面,我也只是希望能有个更好的,适合自己生存发展的环境,对于我以及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无疑必须在母语的环境中实现,所以我希望我的国家能够变好,我也愿意为之付出努力,更甚于逃到国外。除非环境真的糟糕到无法呆,但目前来说,争取的空间还是存在的。
回到当下各地的抗争,我不是说抗争没有意义,事实上已经有很大的意义产生了,否则当局不会这么紧张镇压。但冷静来说,不能对抗争的当下结果抱有希望,抗争的意义只在抗争本身,以及未来,而非现在。当下的结果往往只会更糟。所以这里其实很矛盾,如果知道抗争的当下结果更糟,很多人是不会出来抗争的(乌鲁木齐警察逐户查找清算,就恐吓住了很多人以后不敢上街,还有上海的例子、成都的例子……),不抗争的现在可能好点,但未来会更糟。但是为了未来而不是为了当下而行动,这种觉悟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的,也是对普通人的过高要求。但是这件事又是必须做的。所以很矛盾。似乎只有让人们抱着有可能短时间改善的错误希望,才能做出对未来有益的举动,但是这又会对当事人的现在造成伤害。同时这也是双刃剑,有些人会在希望破灭后的失望犬儒,再也不敢行动,并且还会规劝其他人不要行动,从而让行动越来越困难。
一直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恰恰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知识分子是可以发挥作用的。有人可能会对这个词有点抵触,但是我们作为受过可以说中国最高水平的文化教育的群体,其实就是知识分子,所差的就是有没有这个自觉。现代社会说是公民责任,但有时候我想传统中国文化中作为“士”的自况可能更应该被继承下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有这个觉悟。当然有人会觉得这么说有点夸张,不少象友可能还是没毕业的学生,但是我还是觉得,作为读书人,我们也许行动力上不占优势,但至少有两件事可以做,一是思考行动的方向和结果,在失败的结果到来之前做好心理建设的预警,以减轻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的负面后果,同时为更多人考虑更为现实可行的方案,二是赋予行动意义,哪怕是失败的行动,对于未来而言也是有意义的,但这意义必须是真实的,不是虚假的安慰,而你所能赋予的意义也受到你自身的知识能力、深度和力量所限,其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一样。破解大众的习得性无助是极为重要的,而对当局也是最为致命的。这是对知识分子的考验,既是面对不断变化的现实应该承担的责任,也是自我拯救的途径。

坦克上街了。

方舟子于今日大概四点发推,有民众拍到坦克上街,去处不知。
评论区有人说“这次的学生运动已经成功了,再往后无法取得进一步的成果了,需要等下一个阶段。警察刚被动员起来,组织度很高,不要再轻易组织集会抗议”(复制的原话)

我深以为然。

大家不要沮丧,不要逆流冲塔。习近平和ccp太擅长给自己创造敌人,给自己挖坑,我们有目共睹。要做什么改变这一切,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们给我们创造源源不断的机会。

保护好自己。

再复制一遍那个推友的另一段话
“不要在革命早期轻易献出生命,学生的生命要留到建设新世界中去”
我个人感慨,不仅是学生,每一个渴望自由,渴望有正常道德的人,渴望活在互助社会而不是祸害社会的人,每一个深深厌倦了强权和衍生恶的人,都应该活到新世界。少有少的作用,老也有少做不到的作用。
而且,你不想亲自去看看吗?

@board

11月28日武汉,27日早上被群众拆了,晚上又封,今晚又来给拆!

On November 28th, Wuhan was demolished by the masses on the morning of the 27th, closed again at night, and demolished again tonight!

#白纸革命
#WhitePaperRevolution
#ChinaProtests

【转来自律师的信息】我们由衷感谢并致敬 每一位 表达者。愿意为 因 表达 而 失联/被抓 的 人士,提供法律维权咨询等所有力所能及的免费法律服务。欢迎联系我们中的任何一位。

王胜生 18899775990河南
卢思位 13558826965四川
林宝成 13505031806福建厦门
王乐 18807319981湖南
彭剑 13901278964
卢庭阁 13012165113,13931163670河北
吴魁明 13006888128广东
任照 13598818106 河南
徐仁熙 15852675076江苏
朱应明13306131579或13814871929江苏
任全牛 18837115709
文东海 13574884106湖南
刘书庆13355415256山东
田文治 16602228619天津
萧云阳13984387856贵州
李晓明 13681218964北京
杨晖 18205920194
姜泽国13340238088重庆

微信群里看到有姐妹分享的,草莓县上也分享给大家一下
如果大家被查手机,以下法律可能是你需要知道的:

1. 《宪法》第四十条:“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2.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公安机关对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可以进行检查。检查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对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当场检查,但检查公民住所应当出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

3. 《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办案,严禁下列行为:……(3)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

换句话说:随意搜查公民手机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如果真的遇到了,先问:
1. 你是否是警察?是的话请出示证件。
2. 你的检查依据是什么?
3. 根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检查我的手机,你们需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请问你是否持有该文件?
4. 你是否知道你此刻的行为正在违反《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

如果你被喝茶,请一定记住以下几点——转需
一、如果警察没有他想要的口供,要入刑就必须把其他证据做得非常扎实,如果有口供,他就不需要把其他证据做扎实。
二、喝茶时,要求对方全程打开录像设备,这是你的权利。
三、回答问题时,尽量不要牵扯不相干的他人,“不认识”,“记不清楚了”,“没有印象”,这样的回答对你、对其他人都是最好的。
四、即使对方拿出现场照片或录像,你也不一定要承认,你可以说“太模糊了”。证明这个照片是谁,是警察的义务,不是你的义务。
五、签署笔录之前,一字一字看清楚,所有你没有说过的,你都有权利让他改过来,所有你说了他没有记录,你都有权利让他记录,如果他不改不记,你有权利不签署名字。笔录和你所说的不一致,不论他怎么吓唬、诱骗你,都不要签字。

你的 iOS 系统的手机将要被警察收走时该怎么办?

答案:将手伸入口袋,同时按住手机电源和音量按钮,持续两秒,你会感到一个轻微的震动。屏幕上会出现三个选项:滑动关机、打给紧急联络人、取消。然后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屏幕都不用看一眼,因为你的手机已经进入“硬锁定”状态,即必须要密码才能解锁,指纹和面部识别都无法奏效。

John Gruber 最近在自己的博客 Daring Fireball 上说明了这个方法,并重申「不要只是记住它,而要内化它,变成一种不假思索的行动。每当你要与手机分开,比如经过任何检查点,尤其是在机场,要经过金属探测器时,你就该想到,锁定我的 iphone。」因为在非自愿的情况下,比起强迫你提供密码,生物信息更容易被夺取。这也是现代公民的必修课,每个人都该学习如何去保卫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几乎可以还原一个人所有行动的手机数据。

#乌鲁木齐中路

#白纸革命 @board
抱抱同胞们,我看到的消息是北京、杭州和上海抽调大量警力和武装车,今天务必保重,自身安全第一。
除了上街,今天想到的另一个方法:用不干胶贴纸、便利贴、卫生巾甚至是一页手纸,覆盖住街头二十四字里的“自由”。注意佩戴手套,在人群中行动。
让无孔不入的propaganda变作最讽刺的标语!

一本书与一位逝去的老人。文字很长,慎点。 

前几天在家收拾书,找出来一本英文书《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是香港出版的《改革历程》的英译本,而台湾出版时则用了与英文版同样的名称《国家的囚徒:赵紫阳的秘密录音》。

书是09年一出版就立刻去网上下单,而在这之前已经听到了书的缘起与付梓的过程。这本书是赵紫阳的老部下前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与前纪委副书记萧洪达在92年之后,数次请赵紫阳把历史的过程还原出来,赵紫阳被软禁在家,用录音带口述实录,他彼时年纪已大,又特别严谨,怕自己记错细节,曾经恳请中共准许他查阅旧资料,被拒绝,转而恳请能够翻阅旧报纸。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他完成了整个口述实录。由于软禁有监视与盘查,录音带被藏在衣物中陆陆续续很长时间才带出来,又带出国,整理成书,赵紫阳2005年去世,2009年这本书得以问世。(插入一点点八卦福禄寿乐队的三位成员是杜导正的三胞胎孙女)。

赵紫阳是中共最被刻意忽视的领导人之一。一度政府历届总理名目里都没有他的名字和照片,后来勉强加进去他的名字,但经历语焉不详。作为一个不过是从小学起知道他的名字进而持续跟进他的踪迹的普通平民百姓,都对此愤懑不平,可以想象曾经在他身边工作的人,他的家人对于这种刻意在历史和记忆中将他抹去做法该是何种心情。他从农村基层做起,是文革后包产到户的带头人与倡导者,他是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主导者,是中国对外关系政策的策划师,搭建起来中国加入关税贸易总协定(WTO前身)的整个架构,我们学经济贸易的都知道龙永图,又有谁知道中国入世,自此加入并受益于全球化分工的总策划师是赵紫阳呢。官方将邓小平设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认为他可以被称作总领导者,但总设计师的头衔本应是赵紫阳的,赵紫阳多年从农村一步步积累起来的中国微观经济实践与宏观调控的把控,他也是中国最有能力的总理。

人回望历史,最难释怀,意难平的就是,如果。如果当时,如果胡耀邦能够继续做总书记赵紫阳能够继续做总理,如果当时六四采取了赵紫阳的建议能够以政府与民间对话协商的方式达成和解,我们今天会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呢。历史没有如果。民间有批评他政治不成熟,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懂官场生态不够敏感,我在想一个人所见终究有限,而就在有限的认知里坚持选择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道路即站在人民的一边,前者那种成王败寇逻辑下的对人的评判终究是单薄又世故。也有人批评他还是为中共政权服务,有意思的是他的官方罪名正是分裂党的领导。而另一方面,过去百多年的暴力革命一再证明,推翻并不能保证再建立起来的就是完美体系的政治制度,恰恰相反,回看法国大革命,看中国推翻帝制,又推翻国民党政府,俄国十月革命,后来还有更多的比如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政权等等的例子,没有一个是推倒后就能建立起来一个全新理想社会的,却都是走向极权或动荡分裂的社会,就因为成体系系统的改变需要的是各个阶层的漫长的磨合、谈判与妥协。同时,对于民众而言,更关心的不是谁夺取政权,而是社会稳定安居乐业。赵紫阳超出其他领导人的远见还在于他在80年代就看到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必须同时改革,不可能只改一个。中国现在的困境就在于此。

这是他的原罪。而他下台的导火线是他不同意对天安门镇压。我后来09年读这本书的前言的时候,才知道了更多细节。他当时完全是可以保住他的地位和待遇的,只要他肯在党内做检讨,承认自己错了。他拒绝了,从此成为了国家的囚徒,终此一生。当时读的时候真的是掩卷落泪。以前写,一个人承认自己做错是需要勇气的,而一个人能够坚守信念不为权势富贵低头,坚持不认他人逼迫自己认的错,需要的是极大的勇气。

杜导言在前言里如是记录这一段往事:

“1989 年 5 月 17 日,赵紫阳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赵紫阳对家人说:“我的缓和(天安门)事态的方案没有被接受,形势会很严峻。如果矛盾激化,在历史上是说不过去的。我既然在这个位子上,就不能同意这样做。但是,这样做我坐牢也是可能的,一定会牵连你们。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赵紫阳的老伴梁伯琪及孩子们 没有丝毫犹豫,一致表示支持赵紫阳在这生死荣辱关键时刻的历史性决定。
“六四”后,中共中央几次派人找赵紫阳谈话。第一次,赵紫阳的老同事王任重等几位中央要人奉命出面。王任重说,只要你能做出深刻检查,可以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职务。赵紫阳拒绝了。第二次,中央几位要人说,只要你表个态,做个检查,可以保留中央委员的职务。赵紫阳又拒绝了。”

我很希望每位想要了解那段历史,以及中国改革开放起始与架构搭建的过程,和它致命的弱点与可能的良方的人,都有机会读这本书,或者更多地去了解他这个人。如果还是要以上帝视角去评判赵紫阳的话,别忘了他是摸着中国基层社会实践证明的石头,摸着人民利益至上的石头,摸着自身与家人清廉的石头,提出了十三大体制改革方案的人,也是在人这一生最为关键的时刻,选择了良知。他可能的确没有政客权谋的聪明,但我认为他有政治家的智慧。

最后,也在这里转帖他的遗言:

赵紫阳的最后遗言
1989 年我下台以后,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我对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有 了一些新的认识。过去对西方发达国家所实行的议会民主制,认为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国家所实行的代表大会制度,才能体现人民当家作主; 这是比西方议会制更高级的、更能体现民主的形式。事实上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所实行的民主制度,完全流于形式,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而是少数人、甚至是个人的统治。

纵观二十世纪以来世界上曾经有过的各种各样的政治制度。君主专制,德、 意的法西斯独裁,都已被历史淘汰;还有一些军人独裁政权,也是昙花一现,或日益失去了市场。虽然现在很落后的国家还不断发生这样的事情,如南美国家也常常发生军人政变,但它也慢慢变为这些国家逐步走向议会政治的短暂的插曲。 二十世纪出现的,在几十年时间里与西方议会制度相对立的所谓新兴的民主制度 ——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在大多数国家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倒是西方的议会民主制显示了它的生命力。看来这种制度是现在能够找到的比较好的、能够体现民主、符合现代要求而又比较成熟的制度。现在还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
当然,这种制度也不是十全十美,它也存在很多问题。但比较来讲,只有这种制度比较符合现代文明,比较符合民意,有利于体现民主,并且是比较稳定的 一种形式。这种形式越来越显示出它的生命力。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实行的都是这 样一种议会民主制。几十年来发展比较快的新兴国家,逐步地转向议会民主制的 趋向也越来越鲜明。我想这决不是偶然的。为什么没有一个发达国家实行另外一 种制度呢?这说明一个国家要实现现代化,要实现现代的市场经济,现代文明, 它就必须实行政治体上的议会民主制。

消息来源不明,仅供参考,勿截图,勿转出象 

即将或已被秘密处决,女儿不能上学,妻子在被监控,家族亲戚八年内不能出境,不可打出境电话,不可接受外媒采访,家族内党员开除党籍,家族内从事行政、教育、军人的全部开除。另:政治犯的年幼子女可能被送去孤儿院,也可能不会。
之前跟我说群众会帮助家人的朋友,批评我关注家人是在降格义举指责义士的朋友,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还是想说,在看见民运者的勇气的同时,也请看见其身边的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因为“义举”的代价总是比人们以为的更恐怖、更沉重、更悄无声息。
以上消息来源尚不明确,供大家参考吧,毕竟政治犯家人的后续也永远都不会有来源明确、确保真实的消息,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在为义举叫好时,能够多一份站在其身边人角度考虑的视角,这种关怀的视角与对义举的支持并不冲突。
————————————————————————————
(最新消息,比较可靠的信息来源)已被秘密处决。

为了我个人的安全,请勿转出象,请勿截图,谢谢。

今日份的收听敌台:前阵中共禁止进口台湾石斑鱼,台湾政府砸出六亿元为滞销石斑鱼买单,并在全台开启“班班吃石斑”计划,将昂贵的石斑鱼免费提供给全台国民中小学的学生食用。面对如此几乎挑不出毛病的善政,台湾媒体和民意当然是肯定了该政策的正面意义,但仍有三条主流意见:第一是应该让这笔公帑效益最大化,不仅要让孩子吃到石斑鱼,还应趁此机会开展食农教育,培养孩子跨领域的综合素质;第二是该政策并不具有长久性,石斑鱼价格昂贵,这次一学期吃四次就要耗费六亿公帑,包括学生家长在内的大多数群体都不希望该政策常态化进行,若有多余教育预算也应该优先照顾偏乡学童;第三是该政策也不能解决台湾渔业受中国打压的基本困境,政府买单只能救急,当局有责任尽快使用内政外交手段帮助台湾渔业转型不再依赖中国订单。
以上三条从具体到抽象。从表面到根本,从短期到长期,几乎包含了针对这条政策所有能想到的意见。但比这更关键的是,每一条都并不是什么专业政治经济学者或者时评专家所说,而仅仅是台湾公民在媒体或互联网上七嘴八舌零零散散提出来,我本人再简单整理而成,不由得让人再次惊叹台湾社会的民主素质。

朋友發我的,太好笑了,微信發不出去,衹能發到這裡請諸位一觀

显示更早内容
爪子

爪子💕 建立女性友好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