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我失眠,只需要家长甩一个考公链接

最近听到不同人说:相信我。肯定句总能给我短暂的勇气。
溺水浮木

今年春节档电影给我的感觉:大家新年快乐,合家欢乐,女的除外。

看完春晚节目单,boring🥱
火速挑选除夕电影。

关淑怡唱歌时是吐信子的蛇,优雅、光滑、黏腻、陌生又惊惧。

祝您路途顺利,这一生有这样的缘分,感恩。

時隔九年「來吧送給你叫幾億百萬人流淚的歌」

听到自己超喜欢的歌手说:“谢谢你们等了这么久,等我开show”的一刻,感动之余,我心里全是悲凉。三年的宏大叙事下,掩盖了多少个体的悲欢。我算是幸存者,可是仍然觉得痛苦,遑论正在经历苦难的人。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怜悯众人。

「棄置那棵花,等我帶它的根歸家。送你這棵花,來懷念已逝去初夏。」

「送你破黑膠,廉價發出歌聲依稀。」

最近的网络世界对男人的吹捧,让我觉得我身处封建社会。觉得卡塔尔王子帅,汪小菲多金儒雅的人离我远一些,面斥不雅。

九月起就是我的hard time,或者说,今年下半年我都处于一种极度惊恐和慌张的状态。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还是萌生了去爱人的念头。或许是觉得在这么孤独又寂寞的地方,有一个心灵相通的人互相支持是件很美好的事。但我每次想到这里,都会觉得我好像夸大了爱的力量,并在它身上赋予了太多美好的东西,继而感到羞耻,觉得自己太情绪化,太感性。或许更让我难过的是,我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天真”的期待。

收心写论文,拖延症是可以把我逼到无路可走,紧急赶工,可是心里居然还是对自己很有信心,我能写完。清醒一些啊!那是毕业论文啊!好几万字!!!

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做到冷漠又温柔,热情又残忍。理智背后是不是总有些冷漠。

在看《少年凯歌》,语句间可以窥探那个时代的洪流,本就抱着一些预设去看,所以书中种种也并未引起较大波澜。唯独看到回忆起儿时伙伴,写道:“如果他还活着,写东西会是一把好手。”泪眼婆娑。

许个愿:希望最近在生病的人身体健康,早日康复。

我不理解什么人可以看到周边同伴因为感染新冠而冷嘲热讽,直到我点进他的主页印入眼帘的是:妈呀我大半夜不睡觉到处搜温总理的近照看。

爪子

爪子💕 建立女性友好社区